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法律法规 > 法律法规

人民日报:信访不再“大包大揽

更新时间:2016-09-23 17:00:00 点击次数:467次

“您的事情,已经不属于这里了。按照中央最新要求,您可以选择诉讼、复议等渠道。”日前,记者来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信访局,刚进门就看到一位工作人员正在给上访群众做耐心的解释工作。仔细打听,这位工作人员还是一名律师,旨在运用“第三方”的身份,更好地与上访群众交流沟通。

变化来自于近两年来的信访制度改革,特别是根据涉法涉诉信访改革要求,要明确实施诉讼与信访分离制度。为此,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信访局专门开设了访前法律工作室,并以政府购买法律服务的方式,聘请律师前来对每位来访群众提供法律服务。经过律师的访前甄别后,属于信访部门受理范围的,转由接访人员接谈、受理和转办;不属于的,律师则会进行法律解释,并引导群众通过诉讼、仲裁、行政复议等法律程序处理问题,实现了来访事项的依法分流。

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的变化,只是全国信访制度改革的一个缩影。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推进信访制度改革。两年来,全国范围内的信访改革迈出了坚实步伐。

信访不是啥都能装的筐

●已有25个中央部委出台或基本形成“清单”,划定信访部门权责界限

丁某1982年从哈尔滨停薪留职后,便来深圳再就业了,可退休时发现因工作调动手续不全,无法领取退休金。为此,他到处反映自己的问题。深圳市福田区信访局受理丁某的案件后,一边派人赴哈尔滨调查,一边又聘请律师分析案情,在确定属于涉诉案件后便引导其到法院,并成功通过司法途径解决了问题。

一段时期以来,信访工作权责不清,被人戏称为“信访是个筐,啥都往里装”。有法律专家认为,司法作为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过去以信访这种行政方式来处理涉法涉诉问题,既造成矛盾纠纷无法在制度上被终结,更容易让老百姓形成“信访不信法”的思维,对老百姓的法律意识、整个国家的司法权威会带来负面影响。

有鉴于此,本轮信访制度改革的一个重头戏就是“把涉法涉诉信访纳入法治轨道解决,建立涉法涉诉信访依法终结制度”。2013年召开的全国政法工作会议,将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改革作为当年重点工作之一,信访工作制度改革也由此启动。改革就是要厘清信访工作的边界,把不适合用信访解决、不属于信访范畴的事项“请出去”,同时把信访的分内事好好管起来。这就需要明确划定信访部门权责界限。目前,中央37个部委中已有25个出台或基本形成清单,公安部、民政部、人社部等5个部委已出台规范性文件。地方信访立法方面也取得突破,《广东省信访条例》去年颁布实施,山东、河北等省信访立法工作正在加紧推进。

“非访”问题谁来解决?

●出于“怕事”的心理而不敢积极作为,造成信访与公安在职能上的“错位”

“信访部门不直接解决信访问题,只是推动信访问题解决的组织者和协调者。”会上,一位在国家信访局长期从事信访接待的工作人员说,“信访要回归法治轨道,就要先给自己定好位,不能‘越俎代庖’,而是要把责任落实到有权处理信访问题的部门,通过对其通报和考核来推动信访问题的解决。”

一位地方信访局长表示,信访改革的不易有诸多原因,其中之一就在于一旦深入下去,“就会改到别人家里去”。

记者了解到,从当前信访形势看,突出问题仍然比较集中,城乡建设、劳动社保、国土资源、农村农业等问题仍然能够占信访总量的60%以上。而在这些问题的反映渠道上,“非访”是会上各地讨论较多的一个问题。

“非访”是指非正常上访,信访人往往采取蓄意的、过激的、相关法律法规明确限制或禁止的方式,以集访、闹访、缠访、越级上访等形态出现,影响党政机关办公秩序,损害社会秩序。与会人士认为,信访部门的职能范围仅限于处理通过合法方式表达的合理诉求,但“非访”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信访”,而是涉嫌破坏社会秩序的极端行为,信访部门既无权限、也无能力解决,理应由当地公安部门出面处理。对此,无论是治安管理法、信访条例或是公安部出台的文件,都要求对于涉嫌违法的非访行为予以处理。

然而据记者了解,有一些政府部门出于“怕事”的心理而不敢积极作为。有观点认为,这种现象造成了信访与公安在职能上的“错位”:明明是非访涉嫌治安问题,但事实上却让信访局长出面解决,结果即使问题在短期内得到了平息,但从长远看却为“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的社会心理提供了滋生土壤。

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表示:“对各种社会矛盾、各方面的诉求认真梳理分析,严格区分不同情况,既要依法按政策解决和化解,又要防止以闹求决,以访谋利等现象发生。”

“一句话就把人赶到北京了”

●不能受理越级信访和重复信访,但也必须谨防“不受理”变成“不管理”

“谢谢你们,我四叔和我六叔的户口,20年的问题,你们一下子就解决了。”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宛某的六叔和四叔刑满释放后,把释放证等资料交至当地派出所办理户口,结果资料被办理人员弄丢了,导致两人20年上不了户口,既严重影响生活,又不能享受当地拆迁补偿。今年他试着通过网上信访反映问题,没想到一个月就办妥了所有的户籍手续。

全程公开透明的网上信访是这些年信访系统在改革转型中的一个重要的突破口,引来社会纷纷点赞。

有成绩也有不足。会上,有不少人表示,随着改革向纵深推进,改革的复杂度、敏感度和关联度正在进一步凸显,后续面临的任务和挑战将可能更加艰巨。

舒晓琴在会上提到,一些地方政府部门特别是领导干部对改革重要性认识不足,工作缺乏系统性和紧迫感,还没有把改革摆到应有位置:有的固守原有思维定式,“穿新鞋走老路”;有的标准不高、要求不严,责任落实不到位;有的碰到难题往后退,遇到麻烦往外推,导致改革举措打折扣。

一些基层信访干部还存在对改革的不适应,比如能力素质不适应,不熟悉政策法规,不会用信息系统,协调沟通能力不强等。

“往往一句话就把人赶到北京了。”对于相对敏感的越级进京上访,许多信访干部表示,中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情况又这么复杂,出现信访问题本身并不可怕,“但相当比例的信访矛盾激化都是由于一些基层工作方式方法简单粗暴造成的。”

还有一些基层信访干部认为,推进法治信访就是不能受理越级信访和重复信访,但也必须谨防“不受理”变成“不管理”。如果缺乏对群众信访问题的跟踪分析,矛盾没有得到及时有效地化解,一旦“下面不落实,上面不受理”,就让矛盾形成“堰塞湖”。

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关键在于“抓领导,领导抓”。大量疑难复杂信访问题的处理中,往往通过领导干部接访下访的效果最好。“大凡搞得好的地方和部门,领导干部都是有责任、有担当,一步步做、一件件抓,善做善成。”舒晓琴说。

(编辑:洛阳市信访局)

法律法规

豫公网安备 41031102000099号